羊角叶干渣记忆中的“美食”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11月25日

  至今,60岁往上的老博山人说起那句歇后语“羊角叶离一离”,仍然会忍俊不禁。当年轻人一脸懵懂的时候,就会告诉你,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让你离开走远一点。博山人在语言上是有创造力的,这句歇后语百分百就是本地土产。博山人还是怀旧的,在社会如此迅猛发展的当下,在博山美食数也数不清,吃也吃不完的今天,笔者偶尔与朋友们登山,一旦发现了遍山的羊角叶,自小就与它存有的感情使然,瞬间还是不自觉地凑了过去。朋友笑称“重色轻友”。想想那个年代用此种植物做的“美食”,象遇到久违的老朋友,一定要会会它。

  “民以食为天”,这道理颠扑不破,但让人刻骨铭心的莫过于那些饥荒的年代。从战乱和贫穷中走过来的人,如今大都离开了我们。唯有四五十年代出生的人,忘不掉的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的三年自然灾害。最严重的时候,人们只能扑向大自然去寻找能吃的植物(比野菜的范围宽泛)。这能吃的植物里面,至今难以忘怀的是博山人那时的钟爱——羊角(jia)叶。在我的记忆里,童年和少年时代几乎没有离开过羊角叶。只要去坡里揽菜,见到羊角叶一定是如获至宝,非离(离是博山方言,实际就是用手撸)净了不可。

  羊角(jia)叶,是博山人的土语叫法,它学名羊角草,是一种中药,有清热利湿,解毒消肿的功效。因其种子像羊角故得名“羊角草”。本文所指的羊角(jia)叶,是羊角草几个品种中分布最广的一种,多自然生长在地头堰边,山间草坡,其药用价值低于其它品种。若食用以割麦子时候采集最好。现在已经无人专门去采食了,但在那个年代它却是帮助博山人度过灾荒的功臣之一。

  羊角叶,饥荒之年人们食之,主要用来蒸菜窝头,加豆面可做渣豆腐或干渣。博山人做干渣是比较讲究的,虽然做干渣的食材有许多,但羊角叶做的干渣别有风味。至今在山里的许多农家乐餐馆里还时不时有此菜上桌。 羊角叶做干渣,最费劲费时的要算“作洗”。先要把离好的叶子摘洗干净,用大火在锅里开水煮透(博山话叫大解解),然后捞出于凉水中浸泡,淘洗几遍,直至水清为止。此工序有时要用一天或更长时间。淘洗完毕后攥干,置于案板上切细剁碎,后可再置于水中淘洗一遍,就可以做干渣或者是渣豆腐了。将叶渣放入锅中加少许水(水放得多一些即为渣豆腐),待热起后再放入稍微粗一些的豆面,不停地搅拌,直到豆面熟后放香即成。做好后的干渣可以放少许盐直接吃,也可以用花生油,葱姜蒜炝锅炒后吃,更有一番香喷喷的滋味。时下大鱼大肉吃的多了,偶尔来碗干渣,对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来说,不只是回味了那个年代的“美食”,满足了味蕾的需求,更是对逝去的岁月的一种酸楚深沉的回忆。

(编辑:admin)
http://shopdnk.com/gongguoteng/367/